admin @ 08-07 13:29:10   学校&校长   1/937

“中国会计视野”网站评论文章:好人阿牛

上海,繁华之都。
  德钦,偏远之乡。
  上海-德钦,此行一去八千里,飞去,飞回,匆匆。
  久已麻痹的神经在盘旋于高山峡谷中有一些感动,为盘山回环的山路所畏惧、为穿梭于峡谷的河流所叹服,为耸立于山腰的碉楼的而思索。
  此行,也为人而感动。为变卖家财来办学的文盲阿牛的憨厚所感动,为穷困的学子灿烂的笑容所感动。行色匆匆,他们对我们这些过客而言,始终是一个迷,一个有魅力的迷。魅力来自他们的心中的信念和善良甚至是天真。
  此行于我,是一个心灵的涤荡。

  好人阿牛

   第一眼看到阿牛,他忠厚的形象就深深的烙在我们心中--阳光下的机场映照在他纯朴的笑脸上。阿牛爱笑,看到我们这几个陌生人会善意的微笑,看到捐助的物 资会满足的微笑,看到学生在认真读书他也会开心的笑,行路中他还会突然愉悦的高唱起刚从拉萨学会的歌曲。物质的贫乏并不妨碍他在精神上的满足。一提到学校 和学生,他就会厚道的笑。阿牛最严肃的表情是从liu2ge手上接过300多位会计人捐助的5.5万捐款。庄重的接过这并不算多的人民币,他的眼神中似乎 对这些钱寄托了很多期望。这些钱对他代表了什么呢?是一些学生伙食费的来源?是一些能够稳定师资的薪水来源?是一些对他多年辛苦办学的一个认可?或许这些 都是。
  进入阿牛的家,我们都感到吃惊--他的家只能用穷来形容。房子是阿牛的父辈的时候修建的,比较邻居漂亮的住宅,他家的土坯房显得很不合 群。进门就是铺上了碎草的院子兼猪圈。两头半大的猪在院子角落中哼哼唧唧的。踏进房门是老式格局的牲口棚。再走上楼,进入黑乎乎的屋子。屋粱已经被柴火熏 的黑亮,整个屋子空荡荡的,仅有的电器是18寸的电视机和一个VCD。阿牛的父母看起来年事已高,佝偻着背热情的招呼我们入座吃饭。善良的老人不会汉语, 只是微笑的招呼我们或者是竖大拇指夸奖着什么。就是在这样一个家境中,阿牛从97年开始办学,坚持了整整6年多。6年,他变卖了众多家财来支持学校,到处 奔波忙活化缘来避免学校的倒闭。
  阿牛很节俭,以前的抽烟喝酒习惯都戒了。面对从卷烟厂出来的闹闹奉送的政府专供高档烟都不动心。几天看到他穿 的服装都是那套并不干净了的白色藏装,挎着一个布满了灰尘的黑背包,包瘪着,估计也没有什么宝贝疙瘩。阿牛最值钱的奢侈品可能就是一部别人送给他的旧吉普 车。这个被戏称为凯迪拉克的旧车是阿牛奔波于村子中,奔波于从家到学校的交通工具。阿牛管理的村子散落在方圆几十公里的地方,村子有上千号人口。从他的家 到学校直线距离可能只有几公里,但要在山路上折腾近1个小时才到。路上碰到要搭顺风车的,阿牛都会乐意的捎上一程。
  阿牛在德钦是个名人,一个 被不少人听闻却可能和本人对不上号的名人。为确认对阿牛的信任程度,我们也在向各种各样的人打听。向出租车司机打听,向从昆明来的记者打听。司机说,阿牛 啊,是个好人。记者说“早关注到阿牛学校,来拍摄了多次了”。我们向司机询问她对学校的前景预测。她不容置疑的说“肯定可以办下去的。阿牛很有能力”。是 啊,能人阿牛会唱歌、拉着二胡跳的弦子舞和风一样、能人阿牛去过印度朝拜、能人阿牛很早就会开车跑运输,能人阿牛能够民选为村委员会主任,能人阿牛还能坚 持6年的义务办学传授文化。
  此行,曾为小事和阿牛横眉相向,为此我感到内疚和无奈。行前我们就约定要最少程度的打扰阿牛,不要他为我们的到来 花费。但在别人的安排下,我们不得不勉强的参加一个在当地可谓最高级的太子峰酒店的晚宴。除了我们外,还有地方教育部门的官员。同去的张乔阳说,这样的地 方是她们好久不曾出没的“高档”场所了。对我们这些过客来说高档真是有点夸大其词了,也就是普通的餐厅包间而已,在进入大约10个客人后甚至显得非常的拥 挤。不熟悉的人在饭桌上发生的永远是无聊的事情,闲话、闲事、闲扯。饭桌上阿牛甚至是被人开玩笑到个人尴尬的家庭隐私。阿牛憨厚的流利的讲起格萨尔王的一 个章节,唱起祝酒歌来活跃并不活跃的饭局。
  争执发生在结账的时候。在外面等候很久后还没有看到阿牛出来,进去看,原来是为了餐费在和服务员在 争执。饭店在把一些没有点的菜和点了没有吃的菜都计算在了餐费内,费用多了差不多一倍。我很诧异是阿牛私人来出钱做东,更诧异饭店老板的赚钱驱动力如此的 强劲。在多次交涉后,老板终于答应如实的结账的时候,阿牛坚持要他付账。这时候我失去耐性了,横眉怒向,并高声的制止他的举动。249元的餐费对我们来说 是一个不大的数字,对他来说,这是几个学生的月生活费了。昏暗的灯光下,我愤怒的要求老板必须给我一元的找零,并没有去在意看阿牛尴尬的表情。或许这样的 尴尬对他不是第一次,但对我来说是一个内疚,一个恐怕无机会再弥补的内疚。发生这样的事情是也是一个无奈,在一个偏远的县城,文盲阿牛要做一个很多更能耐 的人都没有信心去做的事情,但是要做事,他也得去酬和于各色各样的人等。我们也不能抱怨饭桌上的官员,他们无非是应邀参加了一个饭局,一个没有酒的简单饭 局而已,一个和腐败八杆子都扯不到一起的饭局。
  张乔阳说,阿牛的汉语不好,我们交流起来恐怕有问题。但在孩子们面前,阿牛用藏语讲话是滔滔不 绝,甚是激扬文字。虽然我们听不懂,但我们完全可以把这些讲话理解为是在教导孩子们好好学习,知恩图报。这时候我们知道,好的交流未必是需要相同的语言, 有心灵相通也就足够了。
  最深的感动来自阿牛为我们送行。在捐助活动热热闹闹的结束后,我们就准备安静的离开。但是纯朴的阿牛打了好几个电话来 问我们的行程,我们都含糊其词,不愿再打搅这个疲惫的好人。当车从县城路过的时候,远远看到了阿牛的身影。又看到他厚道的笑容和由衷的感激表情,这一刻我 有一种许久没有的深深感动。
  对阿牛而言,我们是几个过客,几个作为爱心代表而来的过客,几个还会为沿途风光而迷离的过客。我们给予的是不多的 钱物捐助,这些捐助仅仅能让学生们多一些肉食的伙食改善,让老师有不长时间的稳定薪水支付。我们不能给予阿牛和他的学生们一个稳定的前景,也不能让他隔绝 外界的干扰。在这种可以说是内疚心情下,我们看到阿牛在路口守候我们为我们送行,下车握手感受手的粗糙和温暖、道别感受他不熟练的汉语“谢谢”。这一刻我 们没有哭,但我的心情只能用酸涩来描述。
  山路弯弯,瞬间就不见了阿牛的身影。但我知道,他会继续忙碌他的藏文学校,忙碌他的孩子们的学业和前程。
  好人阿牛,扎西德勒!

                                                    摘自“中国会计视野”网站
                                        作者:视野网站负责人:尹成彦

  • 评论列表:
  •   发布于 2015-10-24 22:36:15  回复
  • 感动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