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 08-08 13:33:56   学校&校长   0/1068

阿牛西藏行记

作为报社记者,我曾接到过许多名片,大多没有留下印象。然而,今年7月初我在迪庆州德钦县城采访时收到的一张名片,不仅印象深刻,而且还使我有了一次意外的、难忘的西藏之行。名片的主人是一位40来岁,高大英武的康巴汉子——阿牛。
名 片一面用中文、藏文、英文写着:德钦县普利藏文学校阿牛校长;另一方面用中文、英文写有:中国云南德钦县升平镇巨水村民委员会阿牛主任。名片内容独特,想 来主人翁的故事更精彩,于是我便要访问这位在1997年6月1日就创办全日制免费民办私立学校的藏族农民校长,联络后得知阿牛校长要利用暑假前往西藏拉萨 购买学校师生急需的藏文教材。于是,我同阿牛一行踏上了西行拉萨的路。
7月4日,是阿牛动身去西藏的日子。因为要去藏民心目中的圣地拉萨朝圣、购 书,阿牛特意换了身藏装:玫瑰红的上衣,配上浅咖啡色的藏袍,显得十分精神。上午8点半,在飞来寺白塔前,阿牛向圣山卡瓦格博煨桑、敬香祈愿后,我们便告 别德钦向相邻的西藏昌都地区芒康县城进发,整个上午,车子一直沿着澜沧江逆流行驰,阿牛告诉我,滇藏公路214国道的进藏路线大部分与古老的茶马古道相 同,德钦藏族马帮在古道上很有名声。我们正沿着父辈们走过的路西行。他说,沿着这条路,他曾经三次到过拉萨。第一次独自离家跟乡亲们到拉萨朝圣时,他才 15岁。那次不仅风餐露宿而且大多还要步行。十分艰苦。第二次进藏,是90年代初,到印度去看望舅舅,这次阿牛可以沿途搭车了。因为从1984年起,阿牛 就搞起了运输,先开拖拉机,攒了些钱后买了辆旧东风车给人家跑运输生意。但由于阿牛家格外穷,他从未上过学,做生意也吃够没文化的苦。印度之行的遭遇更是 震动了阿牛。不懂汉文、藏文的他,由于看不懂路标,走了不少冤枉路;更因为不会说拉萨话,跟当地藏族同胞交流十分困难,他沮丧而失落,深感学习文化知识, 掌握汉语、藏文的重要。之后,他又跑了一趟替人家送车到拉萨的生意。回到村里后,他考虑了很久,决心要做一件事。他到村附近的寺庙里对喇嘛说:“我吃够了 不识字的苦,不能让那些读不起书的孩子和我一样,我要办所学校”。喇嘛很支持,把原来用作药材仓库的房子供给阿牛办学。阿牛是家中的长子,平时在家务农和 搞运输是一把好手,深得家人喜爱。当阿牛把办学不收费搞义务教育的事跟家人商量时,开始却没一个同意,但后来面对执着的阿牛,家人只好由着他了。阿牛卖掉 了家里的汽车、粉碎机、柴油机等,拿着6000多元办学经费和县里同意办学的文件,阿牛校长就走马上任了。1997年6月1日学校开学时,有一个老师,3 个学生。说起往事,阿牛仍显沉重。谈到现在,阿牛展开了笑容。他说,办学校受贫困农民欢迎,不到两年他就收了50名学生。同时,他办学的行动还得到了社会 各界大力支持。如今学校有4个班,专职藏文教师3名,义务英语教育1名。学校归属于升平镇政府的升平校区管理,开设有藏文、藏医、英文、语文、数学、美 术、音乐、体育等课程。谈笑间,车子已驰过德钦县最后一个乡镇——佛山。这时,阿牛和同行的县委宣传部副部长李映怀(藏族)轻声唱起藏族民歌《卡瓦格 博》,歌声悠扬、动听,好象是在和家乡道别。
中午时分,我们到达西藏芒康县所属的盐井。阿牛把我们带到一家面馆,他说,每年新学年开学前,他都要搭货到昌都买藏文教材,一趟10多天,每天他都要到这里吃面,一来口味好,二来老板娘是德钦人,觉得特别亲切。有一次饿极了,一口气竟吃了6碗。听到这大伙忍不住都乐了。
据 了解,盐井曾是茶马古道的重镇,因出产优质盐而得名,如今在江边仍可见片片古盐田。由于经济发展,这里的文化也曾发达。阿牛学校的两位老师次仁达娃和洛桑 达吉就是盐井的。当初,学校缺老师,有朋友告诉阿牛,60多岁的洛桑达吉藏文不错,阿牛便不辞辛劳翻山越岭到盐井大山深处把他请到学校任教,假期又一次次 护送老人回家。为了孩子们,阿牛说吃这点苦值得。
夜宿芒康县城,阿牛住的是最便宜的旅店,10元一个床位已让阿牛很高兴了。他说,以往到昌都买教 材,他都是节衣缩食,风餐露宿。因为买教材的钱和旅费来的不容易,那是为了老父亲最疼爱的牦牛换来的。有一次他从昌都边回德钦,路段了,搭不上便车,为了 赶开学的时间,他就背上沉甸甸的教材赶路,天大黑,而且还下着雨,他顶风冒雨三天一个人走了100多公里,终于按时把新教材发到每个孩子手中。
旅 途中,我发现阿牛总拿着个小收音机在听,虽然信号不好,但他仍不时露出会心的笑容。同行的其美旺堆老师告诉我,阿牛听收音机不完全是娱乐,重要的是用于缓 解情绪,减轻由于心脏病带来的心慌、胸闷等病痛。他说,由于办学的劳苦,38岁时患上了心脏病,学校有什么问题解决不了,就便急得吃不好、睡不好,心慌得 厉害。为了减轻阿牛的压力,家人倾力帮助阿牛。现在是兄弟开车跑运输赚钱供阿牛办学使用。70多岁的老父亲长年在高山牧场放牧,妻子和老母则细心料理家 务。阿牛的藏文学校已牵住了全家人的心。年轻的其美旺堆老师毕业于西藏藏医学校,经单位安排到阿牛的学校工作,刚一年。他说,他十分敬佩阿牛,阿牛执着于 民族教育的精神深深感动着自己,他已决心在阿牛的学校继续工作,把自己掌握的藏医和藏文知识用心教授给孩子们,这次回拉萨,除帮助阿牛购买教材,他还要向 领导争取更多时间留在阿牛身边工作,帮助他。学校其他几位老师也都是这样的心愿。
大凡走过滇藏、川藏路的人,都知道路途的遥远和艰辛。你越着急往 前赶,道路却时时与你作对,塌方堵车是常事,不在山上吊上一两天当山大王,你就不算走过滇藏、川藏线。这一切我们都无一例外地经历了。每次遇到塌方堵车, 阿牛总是第一个下车察看情况,而后就当起了“义务交警”,跑前忙后做疏导工作,安抚人心。虽然每次都是一身泥水地回到车上,但阿牛总是乐呵呵的。不一会 儿,车里就会响起阿牛的歌声。他那苦中作乐的精神感染着每一个人,大伙亲切地称呼他“快乐的阿牛”。7月8日,我们从波密县城赶往林芝八•一地区,途中遇 到大塌方,20多辆车被堵七、八个小时,好不容易遇到峡谷辆私营企业的大型挖掘机和推土机路过,阿牛便充当起协调员,一辆车一辆车地做工作,统一大伙思 想,请挖掘机清除路障,保证了道路畅通。或许正是由于阿牛的责任感和热心肠。去年,巨水村民委员会改造主任时,阿牛以全票当选。从此,他的肩上便又多了份 重担。当了村主任的阿牛认真的履行着自己的职责。村里的贫困户的生产生活问题,他时时挂在心上,每逢节假日他总要挨户去看望。为丰富群众生活,他组织起村 文艺队。并在村里开展先进党员、先进团支部、先进村民等评选,调动村干部和党、团员的带头作用,一年来村里各项工作开展得有声有色,受到上级表扬。现在阿 牛是村里、学校两头跑,十分辛苦。在我们西藏之行的10多天里,阿牛每天接到村里的电话,处理各种各样的事。他说下次选举争敢不当村主任了,他要好好当校 长,踏踏实实地办学。
经过7天的艰苦跋涉,7月10日我们终于到达拉萨。车子经过拉萨大桥时,远远地我们见到了雄伟的布达拉宫。这座象征高原文明 和藏民族形象的伟大建筑,在高原人民的心目中无疑是至高无上和极为神圣的。阿牛快乐地歌唱起来,他放声高歌:“美丽的拉萨,没有人不向往它;高高的布达拉 宫,是人间最好的宫殿;嘎登山后开满美丽帮绵花;没有坚定信念的人,不能到拉萨。”
第二天一大早,阿牛用羊皮包背着从家乡带来的酥油到大昭寺敬佛 转经,完成朝圣的心愿,祈求佛的护佑。下午他就来到拉萨图书批销中心,寻找要购买的藏文教材。从一楼到二楼,偌大的图书市场里,阿牛和其美老师一个书架一 个书架地看,一本书一本书地找,他们的认真劲感动了书店经理,他在价格上给了阿牛些优惠。阿牛根据学校师生的需要买了6000多元的各种书籍和教材,并和 书店经理达成共识,以后需要购买,就请他们帮助,经理爽快地答应了。
在八角街,阿牛意外地遇见了美籍华人黄依芳女士。阿牛高兴地告诉我,黄依芳女 士十分关心学校的孩子们,她捐赠了1.6万元给学校作孩子们的生活费。这些年,象黄依芳女士这样支持、关心学校的人很多。学校开办至今,得到国家民委、省 民委、省语委、以及英国援藏基金会阿贡活佛、惠黎基金会等社会各界的支持、帮助,共收到办学经费39万元,极大地促进了学校的发展。
在拉萨的日子 里,有一天闲聊,我问阿牛最快乐的事是什么?他说,首先,办学6年,从未间断,先后有130多名学生在校学习,实现了自己的心愿,使失学、残疾的儿童能受 到教育。其次,在社会各界的帮助下,师资问题基本解决了。另外,自己没上过学,没文化没靠山,却能办学,全靠政府和社会各界支持、帮助和大家同情、支持、 关心,终于能心想事成。虽然现在办学面临的困难仍然很多,特别是办学经费问题,但自己和热心民族教育的人们正在为此而努力。值得高兴的是,现在县里很重视 藏文教育,在奔子栏乡、燕门乡都办起了藏文扫盲班。当地藏文教育落后的状况将逐步改善。
在阿牛的藏文学校里,年纪最大的学生18岁,最小的7岁, 他说,办学不求回报,只要孩子们能学好知识,把民族传统文化继承下来,弘扬开去,长大做个好人,自己办学的目的就达到了。从阿牛平常的话语里,从他坚定的 目光中,我读到两个字:信仰。似乎懂得了真正的信仰,是具有坚韧的力量的信仰,它根植于一个人的心思。信仰于心,信者无语,源于心灵的行为,无需任何的解 释、辨析或借口。
由于村委会的工作需要和不放心正在进行的学校整修工程,阿牛在拉萨只呆了5天便踏上归途。这次他身上除从不离身的旧羊皮包外,多了件乐器——西藏六弦琴。喜爱民族歌舞的阿牛说,要把六弦琴带回学校,教会孩子们弹奏,让这声声弦韵永远回响在雪域高原上。
(本报记者    陶虹)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