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德钦普利藏文学校-50个孩子的环保课

云南德钦县普利藏文学校

一字不识的藏族同胞阿牛创办的完全免费学校

« 2005年优秀贫困生升学捐助计划阿牛 »

50个孩子的环保课

从德钦县城出发,车不过才走了五六分钟,阿牛的普利藏文学校就已遥遥在望了。土塔海静静地躺在那儿,和已然空无一人的喇嘛寺一起,默默地守望着这片净土,任万年不变的风和云慢慢从头上飘过。不远处,是由废弃的药材库改造而成的藏文学校,老旧的校舍、简陋的教室,寂静的空气中不时流淌出欢快的笑声和打闹声。这就是50多个一度因家庭困难而辍学的藏族孩子的天堂。校园的空地上,师生们不年洒下的花种已长成了半人高的花林;而董德福从2000年开始播下的环保的种子也发生了细芽,这一片纯净无污染的土地,就是他们3年来环保教育的成果。

50个孩子的环保课

董德福是个环保志愿者。这位白马雪山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原局长,因为工作与环保结缘,又因为兴趣而和环保“情定终生”。
董德福是1985年来到白马雪山自然保护区管理局。让学林的搞环保,在当时似乎有点专业对口的意思。兴致勃勃的老董在工作中虽然情高涨,但总觉得有点力不从心。1997年,世界自然基金会(WWF)在香港进行了一个针对自然保护区专业人员的培训,已是局长的董德福作为云南的5个代表之一,参加了这次为期10天的环境教育培训。在香港,WWF让这些从未接受过专业训练的人参观了在认可模式下进立的湿地保护区,并向培训人员介绍了环保教育的重要性。这次培训让这个生在大山、长在大山的人受益匪浅,他第一次发现,环保原来是大有可为的,作为基础,环境教育更是重中之重。
回到局里,认定找准了路子的董德福产这先在自己的辖区内搞个试点。他把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分散在各个点的10个人及局里的10多个人集中在一起,进行了10多天的培训,让他们知道环境教育的重要性。老董在培训班上对大家说:“环境保护这个东西,不做系统的长期教育是不行的。”怎么教育?先从小孩子抓起。他想到了保护区内的31所学校。老董找到教育部门,要求对这31所学校的老师进行环境教育培训,再由老师把这些东西传授给学生。这些想法得到了当地政府和教育部门的支持,正当老董雄心勃勃准备大干一场时,传来了他退休的消息。
开了头的老董没办法停下来,“不把这个工作继续做下去,我老觉得心里放不下”。他决定自己找一个学校,好让他当初设想的环境教育能秩序渐进搞下去。
董德福找到了阿牛和他的普利藏文学校。要求在这所学校继续他的事业。
阿牛,一个颇具传奇色彩的康巴汉子,早期依靠运输发家致富,却在人近中年时,萌发了办学的念头。他没有多少文化,却深知文化对偏远山区孩子的重要性。1996年,阿牛卖掉了赖以养家糊口的东风车,倾尽全部家当,办起了普利藏文学校,专招乡内上不起学的藏族贫家子弟和孤儿。他从西藏请来了老师,用藏文为学生们授课。
虽然是第一次见阿牛,老董却觉得阿牛象是多年相交的老友。他把自己的计划说了,阿牛果真二话没说就点了头。生活在这片土地的人,最明白环境保护好会给自己带来什么益处。这份默契让老董有点感动,更让他认定这所学校就是他理想事业的起点。
从2000年开始,普利藏文学校在每个星期五的下午就多了两小时不同寻常的环保课。
就为这半天,老董搭进去了自己本该清闲享福的后半辈子。
“惠黎”带来了曝光
“办这所学校,用完了阿牛的全部积蓄。阿牛回家当起了农民,但学生们的生活费和教师的工资还是得开。我就想,我要是能帮阿牛,就相当于帮了自己”。对阿牛之举深为敬佩的董德福对学校的未来很是担忧。
为了能让这所民办学校继续办下去,老董开始了艰难的“找钱”之路。
2000年,机会来了。一位热心人介绍老董认识了香港的“惠黎基金会”的周先生。这位想在内地扶持30所贫困学校的慈善家在老董的叙述中,了解到了普利藏文学校正面临的窘境。思考良久后,周先生决定在藏文学校搞开发式助学。他首先拿出了5000元钱,要求普利藏文学校再招收15个女生,以后,基金会将负责这些女孩子和另外7个贫困学生的生活费。基金会与学校签订了一个为期五年的合作协议。同年,“整黎”拨了5万元人民币给学校,但同时要求学校在短期内拿出一个适合自己的发展方案。老董和阿牛想了想,决定还是干自己挖土梨地的老本行,他们在离学校几公里外的山上辟出20亩地,搞起了药材和蔬菜基地。
“药材么值钱,五年后就能大量收获了,到时学校就不用依靠基金会了。种蔬菜么主要是为了满足娃娃和老师的日常生活。”老董说。
这个方案得到了“惠黎”的首肯,从8月份开始,种子洒了下去,老董、阿牛和孩子们都期待着这片土地上长出希望。
忙完了办学所需,老董开始乱自己的环保教育课。没有教材,他托朋友和熟人从北京自然之友和北大的教师那儿弄来了;没有老师,他就自己先教。他先把自己多年积累的环保知识和经验教给学校的老师,老师们又把这些教材译为藏文,再教给孩子们。老董滑预料到,在别的地方很难推行的环境教育在这儿竞得到了最大的发展空间。从来不知何为环境教育的孩子们惊奇了:原来封山育林是为了更好地保护生态系统;生活水平越低下,对自然资源的需求和依赖就越大。所以,爱环境就是爱家园,只有家园保护好了,将来的日子才会越来越好。
已经习惯自己随地乱丢垃圾,看惯满山白色塑料袋和废纸屑的学生们有点不好意思了。悄悄地,他们在改变这些“习惯”。除了改变自己,学生们还开始改变环境。他们想用自己的小手“捡”出一个干净的家园。这个想法得到了老董的热情鼓励和支持。一到休息时间,学生们就到学校附近及山上捡垃圾。很快,垃圾就堆成了小山。怎么处理呢,学过环保的老董知道,它们需要一个填埋场。打了好久,他们终于在离学校挺远的山上找到了一个地方,并自建建了一个类似于烧窖的洞,把垃圾放到洞里焖烧。由于离县城较远,废烟并不会影响到环境和住户。但是,一星期一次的运费又难倒了老董和阿牛。还好,在老董的多方协商下,世界自然基金会拨了2万元钱,作为垃圾的运费。
做完这些,老董松了一口气,他说,学校周边的环境我们可以自己保护好。而学校以外的环保,可以通过这些来自全县4乡的50个学生来完成。
老董说得没错,学了环保课的学生们开始对环境保护有了真切的认识。随手乱扔的生活习惯破坏了这片如诗如画土地的和谐。幼小的心灵,因为这个,生出了小小的责任感。周末回到家,他们忧心忡忡地向父母家人说起环境污染,说起生态保护,并执意要在家的周搜寻白色垃圾,说是要让家园变得更美丽。这样一种关心和忧虑,常常带动得全家人也开始关注身边的环境保护问题。
对于这样的反应,老董很是满意。“环境教育本来就该从孩子开始,从小就知道环保的重要性,长大后哪怕在家种地当农民,也不会做有损环境的事。再说,通过他们影响家长、再影响村里人,一个影响一个的教育方汉也是很有作用的嘛!”
环保改变的人生
高远的蓝天、青色的树林、静溢的土塔海……老董喜欢这么静静地看着学校周边这块土地。从上世纪60年代来到德钦,长长的40多年,早把这个华坪人打磨成肌肤告诉我的,也不是他已然无二的当地口音告诉我的,而是他那颗愿为当地环保贡献一辈子的朴实的心告诉我的。
“我就是热爱环保,倒不是说自己是从事这个工作的。而是我觉得,这么好的一个地方,如果不保护,那就太可惜了”。
(本报记者 熊燕)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日历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发表

Powered By Z-Blog 1.8 Arwen Build 81206

版权所有。support@aniu.org